D阿枣子

为自己而创作

糖瘾

*求求了过审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吻戏而已没有过多的因素

*再次求求了

----------------------------------------------------------------------------

*15岁

*太中only

----------------------------------------------------------------------------

樱花糖,拿一颗含在口中,淡淡的樱花香味慢散开来。从舌尖到咽,全部充斥着粉色樱花的味道。不管在什么季节吃它,都会感到春意盎然,仿若还在3月份。小小一颗淡粉色的糖球,十分方便随身携带。

 

中原中也是在推销员的推销之中无意买到樱花糖的。本来之前身处贫穷区,吃到一小块糖都是无与伦比的困难。每次路过一旁糖果店,都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糖果摆放在玻璃瓶中,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奈何口袋里的零钱稀少,连吃上一口饭都成问题,怎么还会去卖这些七零八碎的零嘴呢?现在来到了黑手党,环境改善了不少,连伙食质量都提高了好几百倍,手头上的零钱自然多了起来,买糖果这种小问题完全不在话下。

 

对于贫穷区的小孩,糖就像毒品一样,吃了一颗就还想吃下一颗,永不停歇。一但停止,就会周身难受,总感觉嘴里少了一点味道。在中也还在羊的时候也曾尝到过一点点的糖,跟巧克力棒不一样,不会那么腻,也不会那么甜,不过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吃了一次,下次也不会再吃了。但是,糖瘾还是在的。

 

一但上瘾,就很难戒掉。中也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吃完一颗樱花糖过十分钟之后就还要在吃一颗,即使是在战斗时。口袋中的小盒子每天总会空那么一两次。

 

 

 

当然,中也的糖瘾瞒不过太宰治。

 

 

 

与敌对组织的战斗刚刚结束,中原中也在他墨绿色的夹克外套上摸索着,在找什么东西。

 

“中也是在找这个吗?”太宰治的声音从中原中也的身后出现。中也一转身便看到穿着一身正装的太宰治拿着他平时装糖的盒子在手上晃悠着,嘴角还流露一出玩味的笑意。

 

中原中原一皱眉问:“怎么在你那?”

 

太宰治看着眼前充满疑惑的中也将手中的糖盒晃了晃,“别问那么多了,中也。只剩下一颗了哦~”说罢,太宰将糖盒打开倒出唯一一颗粉色的樱花糖。

 

中原中也轻声啧了一下,不满的向他看去。“你想干什么?把它给我。”中也伸出手,示意太宰治将樱花糖给他。

 

太宰治慢悠悠地走向中原中也,没有理会他说的话,“中也是吃完一颗后十分钟还要再吃一个的吧,要是……”太宰治将糖靠近自己嘴边,“超时会怎么样?”

 

“哈?”没等中原中也做出反应,太宰治立刻将樱花味的糖球放入口中。

 

中也见状,立即用手抓起太宰治的衣领,“混蛋太宰你干什么?!”中原中也急了,太宰治笑了。“中也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啊。”太宰治张开嘴向中也展示着自己口中还未融化的樱花糖,一阵阵樱花的香味扑鼻而来,激起了中原中也的糖瘾。

 

太宰治知道中也有糖瘾,可却不知道中也的糖瘾有多严重。叫中原中也来拿也是想看中也气急败坏的样子,并没有真的想让他来拿的意思。

 

中原中也抿起嘴唇,神色难堪。太宰治噗呲一声笑了。

 

只听见中原中也嘀咕了一声混蛋青花鱼,随后中也用自己柔软的双唇覆上太宰治嘴上。

 

太宰治的神色由嘲笑变为震惊又变为享受。

 

太宰治微微张开嘴迎合中原中也,中也透过太宰治唇齿间的缝隙将自己舌头入侵太宰治的口腔中寻找着那颗樱花糖。细小的舌尖从太宰上下两排的洁齿中划过,糖不在那。

 

为了让自己的糖瘾缓和一些,中也只好将太宰的口腔全部清扫一遍,窃取其中的糖分与樱花糖的糖味。中原中也的眼睛微微眯起,用心地找太宰治藏在舌头下的樱花糖,奈何太宰治的舌头不移开,他也没有办法去搜刮那个地方。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冒起雾水,心中出现了一丝狡猾的痕迹。

 

实不相瞒,那颗樱花糖已经融化了。

 

太宰治将舌头微微抬起,中原中也见势滑入,在低下摸索了一阵没有发现那颗糖。

 

两人的舌头互相搅拌着、碰撞着,发出细微的水声。

 

已经来来回回摸索好几次了,太宰治的口中只剩下淡淡的樱花味,连糖味都不见了。

 

糖融化了,中原中也心想。

 

什么时候融化的,太宰跟中也都不知道。

 

中原中也用湿润的蓝眸狠狠地瞪了太宰治一眼,充满恶意的眼神在这种情形下显得无比色情,甚至————有点像欲求不满的小猫一样。

 

为了报复太宰治,中也用他上齿的虎牙咬了太宰下唇一口,血腥味在空中散发开来。

 

太宰治紧皱眉头疼痛地嘶了一声,看到这副情形中原中也才满意地离开太宰治渗血的双唇。

 

“哇哦,中也好狠,都咬出血了。”太宰治不满地咂咂嘴望着双手还拽着自己衣领喘气的小人。

 

中原中也回望他,反驳道:“谁叫你吃了我的糖。”

 

太宰治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中也说:“不九一颗糖嘛,我家多得是。要不中也今晚来我家,我来赔偿你?想吃多少都可以的哦。”

 

小宰治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只不过想赔偿一下中也而已。

 

可惜事情不如能如愿以偿,中也擦了擦嘴角说出一个滚字便离开了。


评论
热度 ( 27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D阿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