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阿枣子

为自己而创作

那什么的X生活

*是快新,是快新,是快新

*激情产出物

*ooc严重

*黑羽快斗     行!

可以的话就开始吧→

-----------------------------------------------

        工藤新一觉得不对劲,跟黑羽快斗谈恋爱后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跟其它小情侣一样,甚至可能比他们更加亲密。

        对,没错,就是那个“黑羽快斗”。不过这种事情在众人心里已经有所预料的了,毕竟在他们谈恋爱前都是你依我依、情意绵绵、关系暧昧。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都是读作“宿敌”写作“恋人”。

         但是,谈了几乎半年的恋爱黑羽快斗竟然没有丝毫想要与工藤新一都进一步“深入”发展的意思,一点都没有。即使,工藤新一时不时暗示那么一下,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意思,连表情都没有变化过一下,给人的感觉就是【心中没有世俗的欲望jpg.】那样,堪比寺庙里的和尚。

        这就导致工藤新一有时觉得黑羽快斗是不是阳痿了,甚至有时候隔那么一个半多月还偷偷跑去买壮阳的食材给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看着自己的恋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仔细地擦拭着昨天晚上用完的扑克枪,他总觉得黑羽快斗不可能看不懂他的那些小暗示,就算真的看不懂,那明示总可以吧。想到这里,工藤新一二话不说,在黑羽快斗为他感到奇怪的目光下拿上外套出门了。

        5分钟不到,工藤新一就气喘呼呼地将方才出去买的东西丢到身前的黑羽快斗身上。

        “黑…黑羽快斗!”工藤新一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黑羽快斗吼道。

        被叫到名字的人的身体因为受到惊吓而剧烈颤抖了一下,原本在身上的东西因为他的一抖掉在了木制地板上,“咋…咋了啊,新一?”黑羽快斗望向他,语气中带有一丝惊恐地问。

        工藤新一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双膝,缓了一会才站直把双手交叉抱着后开口:“捡起来。”

        黑羽快斗不敢私自乱动,只能照着他的意思把刚刚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

        等黑羽快斗捡起后,俩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打破这阵沉默的是黑羽快斗一句小心翼翼的疑问:“新一?”

        工藤新一愣了愣,看着眼前的人一副迷茫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又上涨了几分,低声骂了一句,便开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黑羽快斗更是疑惑了,他看着怒气冲冲的工藤新一又低声细语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工藤新一听到黑羽快斗的疑问后立马转过身对他说:“我这辈子就真的跟我的右手过了算了。”说罢,又继续快步走向房间,啪一下把房门给关上了,只留下黑羽快斗一个人在客厅里风中凌乱着。

        待黑羽快斗内心的波澜稳定下来后,他开始向工藤新一的房门走过去,想问问发生什么了。没等他摸到门,房间里的人就把门给打开了。

        工藤新一开了门后没有理会,站在房门前正想要敲门的黑羽快斗,直接径直走向沙发把自己刚才出门买的东西拿起。

        “新……”没等黑羽快斗说完工藤新一就把人拽到房间的床上面。把门锁好后立即坐到黑羽快斗的身上,防止他乘机逃跑。

       “我告诉你,黑羽快斗。”工藤新一低头看着身下人那双碧蓝的眸子说,“今天要不是我上你就是你上我,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平成的福尔摩斯,粉丝多的数不胜数,想上我的床的人多的去了。怎么就你一黑羽快斗没那心思?”

        黑羽快斗紧张兮兮地回复坐在他身上的工藤新一:“不是我没那心思啊……只是怕……”

       “怕什么?”

       “怕你不同意……”

       “???”

       听到这,工藤新一就直接懵了。他不同意?他要是不同意还明里暗里的暗示着。他要是不同意就不会闹到今天这样的下场。他要是不同意……

        “还有,”黑羽快斗察觉到工藤新一眼神的不对劲又继续补充道,“这不是怕你会疼嘛……”黑羽快斗一边说一边把手搭在工藤新一的腰侧轻轻地揉了揉。

        工藤新一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噗嗤”一声地笑了,“什么嘛……原来是因为这个……”他抬起手抚上黑羽快斗刚刚放在他腰上的那只手,轻轻地说到:“要是真的弄疼我了,我会喊停的。”

        “那……”没等黑羽快斗说完,工藤新一就立刻用自己的双唇打断了他。

        “我们来做吧。”

-----------------------------------------------

虽然、可能、大概,不会写后续,但还是想问一下:有人想看后续吗?(小声bb)


评论 ( 9 )
热度 ( 50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D阿枣子 | Powered by LOFTER